作者 | 胡展嘉

题图 | 新诺大兴区上课地址

出品|零态 LT(ID:LingTai_LT)

” 拖欠报名费上百万 “” 谁相信他们会给咱们退费?”” 我反正不信 “” 我问他们怎么退,就给我挂了,估计是缓兵之计 “

” 新诺家长维权群 ” 里的家长们还在继续控诉,情绪激动又愤怒,他们口中的新诺指的是 “CinoStar 新诺国际少儿英语 “,隶属于北京新诺阳光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目前已经在 25 个省开办了超过 0 线下实体校区,为 2~18 岁的儿童提供英语教育学习。

就在一个月前,国家 ” 双减政策 ” 发布,一减指严禁家长批改作业,教师可 ” 弹性上下班 “;二减指学科类机构严禁上市,不得在节假日开展学科类培训。

很多校外教育机构进入寒冬,行业地震之时,课外学科类教辅机构纷纷进入转型、裁员等阵痛期,这也对行业从业者、家长、教师等群体提出了新的考验。

新诺大兴退费难事情发生后,有新诺大兴区的教师也在社交平台上称 ” 新诺查课时的系统被限制,什么都为你们做不了,大家都是受害者,一起加油。”” 如果能登上,肯定帮家长去查剩余的课时,但现在确实登不上。得到的消息是欠费了,所有人都登不上。” 有教师称。

01

欠家长报名费至少 300 万

” 大兴区加起来拖欠的辅导费用至少 300 万元。” 有家长说。” 他们提供了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是转线上,一种是退费,但是要问具体怎么转线上,怎么退费,就不回答了,并且很快挂了电话。”

有家长向零态 LT(LingTai_LT)转述了她和新诺客服的对谈,关于退费还是转线上,依然没有达成很好的共识。(以下为家长和新诺客服的部分对谈,访谈实录由报名课程的家长提供)

家长:您是在岗吗?是在聘人员还是刚聘的 ? 我听说老师都被解聘了。

客服:我们是客服。

家长:就一直是,不是刚聘的是吗?

客服:我们是刚来的。

家长:您知道是谁聘的你们吗?因为我知道大兴区已经关门了。

客服:这我也不知道。

家长:你们办公室在大兴区吗?

客服:不是,是在家办公。

家长:您的这些(家长)名单还有联系方式是哪儿给的?

客服:我们也不太清楚,是第一天来。

家长:就是告诉你们怎么说,怎么打电话是吗?

客服:对。

家长:您刚打电话说什么?

客服:(孩子剩下的课时)是退费还是改为线上?

家长:线上你们承诺什么时候开课?怎么上课?怎么划课时?退费的话是怎么退?

客服:这边也不太清楚。我们就只统计改为线上或者退费的名单。

家长:线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上课,怎么上?什么时候上?这些都不知道?

客服:对。

家长:您对于我家孩子的信息其实也不知道。

客服:这边只有电话和名字。

家长:我还剩余多少课时,之前是怎么上的,一对多还是一对一都不知道是吧?

客服:对。

家长:我先选退费,联系您给您分配任务的人知道吗?可以联系他吗?

客服:不知道。

家长:你们这些刚聘用的客服有多少人知道吗?

客服:不知道。

转课具体的操作方式、退费的详细流程以及当前相关具体负责人联系方式,客服可以说是一问三不知。有家长反映,选择退费方式的会有人一周之内联系相关事情,但是问具体细节,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 连打电话的人都是新聘请的,摆明了就是要拖着。” 那些选择退费的家长,也将信将疑,是否会真的收到余下的费用,各种顾虑也让家长不得不收集更多被拖欠学费的信息,进行维权。

▲新诺大兴区家长维权统计表(图:家长提供)

在这些家长中,有人已经一个星期没有睡好觉,有些家长去年交了 14800 元,还剩下 30 个课时,今年续费交了 14800 元,还有 118 个课时,滞留在教育机构 17800 元。

也有的家长通过新诺和第三方机构银行合作,选择了分期贷款,交了 10% 费用,当时承诺的是没有手续费,机构等其他问题出现时,可以终止还款。” 但好像不行,课上不了了,还款还是要继续。”

” 听说 5 月份就有家长要退款,但一直没有给退,或许那个时候机构已经出了问题,但高级顾问 7 月 31 号还是一直在给我们推销,让我们续费 ” ” 幸好当时没给钱。” 该家长唏嘘道。

在家长统计的维权信息表中,名单在不断增加,欠款数额也在不断上升。

02

拖欠教师工资,要求众筹社保

” 当时说放假两周,就想坏了,出问题了。” 教师小杨(化名)称,于是她快速给孩子家长发微信告知相关事宜。8 月 23 日上午 11 点,新诺大兴区的教师们被告知,通知所有家长为孩子办理转成线上上课。

大兴区经理告诉她们,如果家长不同意转线上,可以办理分期退款,但这个事情会由总部老师通知家长。据小杨了解到的事实是,总部称要建立小组,给家长打电话,让分区老师不用管,等他们去到总部,发现只有人事部的几个人,在忙着给其他员工办离职和社保。

并且有人给还没有离职的人打电话称,如果不办离职,8 月份的社保公司也交不了。事实上,自今年 7 月份,新诺所有员工的社保,公司已经让她们自己众筹,公司给出的理由是,当时 7 月份的社保公司已经完成申报,只要有一个员工不交,新诺所有员工的社保都会断,无奈之下,她们只得众筹。

▲新诺大兴校区教师在社交平台的动态

” 虽然没有说逼迫,但不给交社保,也不给发工资,7 月份公司给出的理由是账上没有钱,让我们众筹,但正常的社保是我们承担一部分,公司承担一部分,现在新诺是想让我们这部分和公司这部分全交,说如果不离职,不做减员,8 月份也还是以众筹的方式自己交。”

” 只有社保停缴之后我们才能找新的工作,但是 8 月份已经申报了,我们必须得交钱,把自己的和公司的都缴上。” 公司这件事情倒是做得很漂亮。” 有教师忍不住吐槽道。

据了解,6 月份的工资,新诺大兴区员工只拿到了一部分,7 月份、8 月份的工资,以及 7~8 月份的社保,到现在还没有交。

有教师称,之前说因为疫情辅导班晚开一段时间,但现在却是这个状态,也有教师称,昨天才听到公司不行的风声,在这之前,总部还一直信誓旦旦说要以戏剧课程代替之前的英语课,但现在戏剧课程显然上不了了,毕竟连发工资的钱都没有了。

现在教师们也纷纷自发组织了维权群,目前群里的老师已经将近 100 人。她们也在等待一个说法。

03

法人完成更换,创始人称已负债千万

根据天眼查等公开信息显示,北京新诺阳光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阳丽娟,本科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硕士毕业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 MBA,前管理团队拥有 11 年教育行业背景,先后任职于培生、华尔街等知名企业,曾联合创立 “ASA 教育 ” 及 “ME 教育公司 “。

年线上教育迎来集体爆发,阳丽娟彼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更希望大家看到教育的责任。整个行业的教育理念需要纠偏,才能引导家长和孩子做出正确的选择。当时的她认为,互联网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教育和互联网结合是必然趋势,不论是线上教育还是通过线下的实体场景教学,教育 ” 育人 ” 的本质理念始终不变。

然而,在维权等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有家长和教师就发现公司法人已于 8 月 号完成变更,由阳丽娟变更为熊长明,董事(理事)、经理、监事一栏,阳丽娟也已退出。

图:企查查

” 负债的具体详情我们无从可考,但感觉她早已做好退出的准备。” 有教师称。

在社交平台上,有人质疑新诺英语是不是跑路了,就在两天前阳丽娟回复称 ” 跑哪里 “?并表示会一直在,响应国家号召,该升级升级,该转型转型,该服务好客户服务好客户。但依然挡不住用户质疑。但目前相关视频内容已删除。

▲阳丽娟社交平台评论一片质疑声

除了新诺大兴区,据家长和教师反映,在北京还有 10 家左右(通州,双桥,顺义,天通苑,大兴,新奥,回龙观,武夷,朝阳,海淀,西城,亚运村),据相关人士透露,天通苑和武夷花园校区也已经关闭。当然,除了这些,也有加盟商依然被蒙在鼓里,有很多加盟商刚交完 70 多万元加盟费,少的也有 30 多万元,他们目前也反馈联系不上总部。

据相关教师提供的信息,在 8 月份刚开的视频会议上,阳丽娟称公司账上余额已花光,个人借款 1000 多万元用来补贴公司。” 公司在开会时,也说加盟商还在支撑着我们,等于是现在还能活下去,靠得就是加盟商。”” 感觉他们也很冤枉。”

家长群、教师群的奔走呼告还在继续,有人建议再等等,被拖欠数额较大的家长则希望能尽快有个说法,” 我已经在不同的平台发起了投诉,希望能早日把钱退给我们。” 一位家长说。但也有家长称迄今为止,还没有接到客服的电话。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