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某冒用他人身份注册11家“假企业”,操控3家财务代理公司大量领取和虚开发票,自以为万无一失,结果他和3家财务代理公司的负责人都被抓捕,目前检察机关正以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对他们提起诉讼。

前不久,随着湖北省孝感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沈某等7名犯罪嫌疑人和2名涉案人员投案自首,由沈某操纵,3家财务代理公司参与,涉及9省市24家企业,总计虚开发票金额达124亿元的暴力虚开增值税发票案成功告破。

2户企业走逃牵出虚开大案

年1月,国家税务总局孝感市孝南区税务局在日常税源管理中发现,辖区内的两家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B公司”)顶格开具84份增值税专用发票后走逃,票面金额合计75754万元,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重大嫌疑,随即向孝感市税务局稽查局发函请求稽查。

孝感市税务局稽查局第一稽查局迅速对这2户企业展开检查,发现它们的注册地址分别为一间废弃学校和老村委会,经现场查验证实为虚假注册。稽查人员比对分析税收大数据发现,A公司法定代表人余某还设立有一家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公司”)。经检查,稽查人员确定C公司同样为虚假注册,注册地址也是一间废弃学校。

案头分析有关信息,稽查人员注意到,这3家企业都是在19年9月注册登记后,立即申请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资格认定,利用纳税人首次领用10万元限额增值税专用发票属涉税即办事项,不需要税收管理部门批准和实地审核的便利,迅速领用10万元限额增值税专用发票。年1月,这些企业对所领增值税专用发票,每份以9955752元顶格开具后失联。

孝感市税务局稽查局第一稽查局将有关案源信息发送给孝感市公安局派驻税务稽查联络办公室,请求侦查协助。很快,孝感市公安局通过查询公司注册的法定代表人信息找到了两名当事人。但结果是,这两名当事人皆为无业人员,对自己名下设有公司一事毫不知情,称自己只是将身份证卖给了一个叫沈某的人,具体用途没有问。

税警双方掌握的信息表明,A公司、B公司和C公司失联是犯罪嫌疑人有意为之,是典型的暴力虚开表现。孝感市税务局党委决定成立专案工作组,并提请孝感市公安局经侦部门介入,对内“一案双查”(由稽查部门进一步查清涉案纳税人的涉税违法行为,同时提请市税务局纪检组、督察内审部门检查税务管理部门和税务管理人员有无失职、渎职和不廉行为),对外税警联合采取行动。

数字化战法锁定3家财务公司

注册地址虚假,公司已经走逃。如何找到涉案嫌疑人的真正开票地点,查获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设备和人员?专案组经研究决定运用数字化战法,通过快速搜寻、精准分析寻找案件查办的突破口。

专案组兵分两路,一路提取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明细数据中的开票网络地址,通过信息化手段锁定案件涉及的开票端物理地址和互联网协议地址,再对应固定有关企业和个人。层层查下去,专案组发现有关开票地址为W财税公司、N财税公司和S财务公司3家从事代理财务业务的公司,迅速行动查获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税控设备和相关的账务资料。

3家财务代理公司的负责人供述,沈某与他们签订了11户木材加工企业的财务代理协议。他们称,考虑到这11户企业都是冒名成立,为其服务不容易被税务机关发现查处,即使被发现了也可以说是按照客户要求进行业务代理的,财务代理公司没有参与策划,承担责任有限。抱着这种心理,财务代理公司在被代理企业未发生真实经济活动的情况下,仍按沈某的要求,安排员工以上述木材加工企业名义从办税服务厅代为领取增值税发票,或由沈某提供增值税发票,对外虚开。3家财务代理公司共计向25户企业提供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771份,价税合计57918万元。

专案组另一路人员根据涉案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流向,赴浙江、海南、上海、安徽、重庆、四川、江苏、河北等地,对接受有关虚开发票的25户企业展开调查取证。外调证实,这25户企业均与孝感11户木材加工企业没有真实业务往来,涉案发票是通过第三方票贩获取的。根据外调信息与虚开发票流向,专案组制作统计表,绘制流程图,按图索骥深挖关键地址、关键企业和关键个人。

沈某等悉数落网还原案件真相

内查外调取得充足证据,专案组决定收网。年11月,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沈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被孝感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根据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专案组查获的证据,这起虚开案件真相大白:沈某利用收买余某、王某等11名社会闲散人员的身份证,以虚假地址注册成立11家木材加工企业,让财务代理公司以11户木材加工企业的名义从税务部门代领增值税专用发票,并按沈某的要求对外虚开,通过温州朱某、安徽李某、河北韩某等票贩贩卖。沈某还要求代理记账公司在领取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同时领取农副产品收购发票,随意填入农户信息并满额开具,用于增值税进项抵扣,以避免11家木材加工企业大量虚开专用发票造成信息异常,为暴力虚开走逃赢取时间。根据沈某要求,财务代理公司累计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农副产品收购发票)2106份,金额合计66248万元。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一切精心设计,随着沈某归案以失败告终。21年1月,经孝感市人民检察院批准,沈某、3家涉案财务代理公司的负责人及相关责任人等7人被执行逮捕。21年2月,发票贩子朱某到温州市公安局投案自首,李某到孝感市公安局投案自首,韩某被重庆市公安局批捕。

孝感市税务局将这起案件定性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对11户木材加工企业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开具《已证实虚开通知单》发往受票企业所在地税务机关。由于沈某及其控制的11户企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数额在5万元以上,虚开普通发票金额在40万元以上,违反刑法相关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定罪量刑标准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税务机关暂不进行行政处罚,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目前,孝感市人民检察院正以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对沈某等涉案人员提起诉讼。

以“教+管+评”模式管理中介机构

作者:国家税务总局孝感市税务局局长 邓银汉

■要案点评

在这起虚开发票案中,我特别想点评的一点是,3家财务代理公司扮演了重要角色。凭其专业性,它们不可能不知道这是虚开行为、会面临什么后果,但为了利益竟然不讲行业操守,违背代账应履行的职责,充当不法分子的帮手,帮“假企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以案为鉴,税务部门需要未雨绸缪,有针对性地强化源头控管。

从源头防范违规抵扣行为。本案中,犯罪分子伪造木材收购,虚开农副产品收购发票,虚假抵扣进项税额。建议税务部门强化对纳税人填开收购发票收购记录、支付痕迹等资料的备案备查管理,防范不法分子进行虚假交易、虚开金额抵扣税款。与此同时,严格审核农副产品交易的付款形式、账务处理方式、单证及实务对应模式,杜绝纳税人虚开收购发票或无货开票的行为。

从源头规范中介代理服务行为。本案中,财务代理公司未按照会计法和代理记账管理办法的规定履行对被代理企业财务资料审核的职责,对11户木材加工企业的经营地址、商品销售合同、银行流水、账目、收购农产品信息等未作资料审核,明知被代理人并未进行真实的经济活动,仍按沈某的要求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导致国家税款流失。建议税务部门以“教+管+评”模式管理中介机构,督促其规范代理服务行为。其中,“教”是面向服务行业开展有关法律法规宣传培训和以案说法警示教育;“管”是税务部门与财政部门建立协商联络机制,组成财税联合管理小组,强化对财会中介机构的检查管理与监督;“评”是与财政、司法等财会行业主管部门信息共享,对财会中介机构实施信用等级评价,落实联合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实行中介机构等级管理、等级准入,督促中介机构依法行事,履行职责。

文:中国税务报 记者 徐卫兴

备注公司+姓名+职务+(代征或灵工)

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在获得授权转载后,须在文章标题后注明“文章来源税筹圈(ID:shuichouq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