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7年首飞成功,到2022年获得型号合格证,国产大飞机C919完成了投入市场运营前最重要的一场“大考”,以表明其安全性、可靠性充分满足市场运营要求,进而开启市场化、产业化新征程。

这五年,C919飞越五湖四海,经受冰雪大风、高温严寒的严酷考验,向全机静力试验、失速、颤振、最大刹车能量、最小离地速度等极限试验试飞发起挑战,交出一份份圆满“答卷”;

这五年,C919克服新冠疫情等复杂影响,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坚定自主创新、开放合作,以十足韧性闯过一道道险关难关;

这五年,C919从一个产品到一个平台,带动构建起以航空业为主轴的科技创新和高端智造产业生态;

这五年,C919凝聚起的“大飞机人”,将“中国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大飞机”梦想照进现实,他们满怀航空强国的志向,勇攀高峰、敢打敢拼,筑牢国产大飞机产业的人才根基。

安全“大考” 交出圆满“答卷”

“获得型号合格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适航证,是C919‘毕业大考’的收官,也是开启商业运营的序章。”民航上海审定中心副主任、C919大型客机型号审查组组长揭裕文说。

9月,中国民航局向国产大飞机C919颁发型号合格证,标志着其具备了投入市场的一张资格证,获得了商业运营的“入场券”。

型号合格证是什么?商用飞机为什么要取证成功后才能投放市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适航管理条例》,民用航空产品必须具有适航性才能进入市场。中国民航局承担着民用航空产品适航审定的法定责任,要求所有民用航空器进入市场前,必须取得型号合格证,以表明一款飞机符合相关适航规章的要求,处于安全、可靠、适航的状态。

揭裕文介绍,中国民航局制定颁布适航法规标准,对民用航空产品设计和制造进行适航审定、监督检查和管理。我国适航规章,包括体系、标准、程序等,均与国际接轨。

如何对商用飞机的安全性、可靠性进行全面验证?在审定过程中,需要开展一系列计算分析、实施一系列设备鉴定,通过一系列试验试飞,完成一系列技术报告,全面、充分地证明该飞机能够满足安全可靠运行的要求。

“好比员工要完成资格考试持证上岗一样,一款商用飞机要投放市场也需要持有‘上岗证’,型号合格证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张资格证书。”揭裕文说。

C919采用新一代大涵道比发动机、超临界机翼等先进气动设计、电传飞控和综合航电等机载系统,适航取证的过程,需要对这些新技术的应用、功能的实现等进行充分验证。

实战,是充分、全面检验飞机性能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自2017年5月5日首飞成功起,C919就开始了它适航取证的“赶考”之旅。

中国商飞公司先后投入六架试飞机,辗转天南海北,开展密集试飞,完成系列试验,终于用五年的时间攻下所有考题,交出圆满“答卷”。

一组数据可还原五年来的适航取证历程:数百个试飞科目、上千项试验科目、数千个小时飞行、数十万人的努力……C919的设计思想和技术路线,以及安全性和可靠性能否满足适航规章要求,均以实战的方式进行验证。

“8月31日上午8点,最后一份符合性文件获得批准,在集中审查会现场,大家都默契地穿上了红色T恤,共庆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C919计划团队负责人贺巍巍说。

C919取得型号合格证,标志着这款飞机按照国际通行适航标准正式走完了设计、研制、试验试飞、适航取证的全过程。

6700多个小时 每一分钟都有“含金量”

“适航取证所要完成的试飞科目,被称为民航飞行中的‘边界’,通常是我们最不希望碰到、最需要排除的状态,比如大侧风、失速、最大刹车能量等,如果能出色完成这些极限挑战,就能游刃有余地应对日常运营中的场景,充分表明这款飞机是安全的、可信赖的。”C919试飞员吴鑫说,“6700多个小时的试飞飞行中,每一分钟都有‘含金量’。”

7月18日,陕西渭南机场,C919飞机第一架机开展“最大刹车能量中断起飞”试飞,这是适航取证前最后一项高风险试飞任务。试验策划时,包括机组反应时间、飞机响应、当天风速风向和温度、刹车系统状态、起火范围和灭火时机等,每个细节都需要充分考虑和求证。试验能量过高可能导致试验失败,过低将无法满足飞机性能要求。并且,最大刹车能量中断起飞又是一个破坏性试验,如果试验失败意味着需要额外10到20天时间修理飞机,这将严重影响C919飞机的取证进程。

“试验当天,78.9吨的庞然大物加速至311公里/小时的速度并刹停在预定位置,刹车盘因高温散发着灼热的红光和火焰,一系列指标达到了试验科目标准……我等待了这辈子最漫长的5分钟。当数据表明飞机性能表现良好,试验圆满成功时,我热泪盈眶!”C919第一架机团队负责人严子焜说。

五年来,每一个试验试飞科目都经历过这样从揪心、焦灼到释然、欢腾的过程。试飞员、试飞工程师、外场试验团队的“战友”们,在上海、西安、东营、南昌、敦煌、锡林浩特、吐鲁番等地,护佑C919起飞、着陆,熬过一个又一个挑灯夜战的黑夜,迎来一个又一个旭日东升的清晨。

多地试飞、多方协同,六架飞机在国内16个省市、22个机场密集试飞,创造了多项适航取证的新纪录:单月最高飞行128架次,单日最高飞行达13架次,单架次最长试飞时间达7小时35分钟,这对于飞机来说是一场严酷的“拉力赛”。

极限挑战不仅体现在数字上,还记录在一个个雷霆万钧的瞬间。海拉尔高寒试飞、锡林浩特大侧风试飞、南昌溅水和污染跑道专项试验、东营风挡除雨试飞、上海全机地面应急撤离试验等高难度高风险的重大专项试验试飞,均经过策划、改装、验证的千磨万砺,都拿出了“一次成功”的好成绩。

知敬畏打硬仗 唯有不差分毫

“每一次试飞,都本着对乘客出行安全负责的最高理念来执行。”中国航空工业试飞中心副主任、中国飞行试验研究院副院长赵鹏说,“每一场硬仗都要一丝不苟、分毫不差。”

敬畏生命、敬畏规章、敬畏职责,这三个“敬畏”,试验试飞团队始终铭记在心、扎实践行,按照适航规章的严格要求,充分验证证明,C919是一款值得信赖、安全稳定的好飞机。

试验试飞往往伴随着巨大的风险。比如失速试飞,需要模拟飞机双发失效、紧急迫降等,为了完成这一关键科目,试飞团队要在前期分解出十几个科目的试飞,以保证失速试飞圆满完成。试飞工程师刘群武手机里仍保留着一张C919第一架机空中抛伞的照片,飞机尾部拖拽着一张巨大的伞,以保证飞机试飞试验中的“底线安全”,足见试验过程的惊险。

“所有试验试飞科目都有严格的技术数据指标,比如高温高寒的温度值、溅水试验的水量和溅水位置等,多一分嫌多,少一分不够,试验试飞的要求就是‘完美’。”C919第六架机团队负责人梁勇说,“为了百分百完成极限飞行,飞机需要进行精细改装,飞机身上留下了不少特殊印记,每一处印记都是一个故事。”

C919飞机第五架机自2020年12月29日在海拉尔进行高寒试验试飞,历经11天执行8架次试飞任务,圆满完成了14项飞行试验科目,其中单架次执行科目数量最高达10项,全面验证了C919在极端低温环境下各项功能及性能,创造了C919特殊气象专项试飞任务时间最短、实施效率最高的新纪录。

“从南昌的高温高湿到海拉尔的高寒,从黄河入海口的东营,到西北大漠的敦煌,都留下了第五架机翱翔的风姿。”C919第五架机团队负责人王盼乐说,“我们战过酷暑,斗过严寒,排得了烟雾,追得上雨天。C919经历了风霜雨雪的洗礼,越来越稳定矫健。”

“看着飞机完成任务落地时,不禁感慨飞机好、人努力、天帮忙,我们攻下了一个又一个难关,将来再有新机型做自然结冰试验,我们更有底气了。”C919第四架机团队负责人田金强说。

继六架试飞机完成极限挑战之后,C919第七架机在国内12个机场完成156小时的功能和可靠性试飞,以“实战演练”的方式模拟航线运行。C919第七架机团队负责人马菲说:“第七架机的编号中有一个J,我们给她起名字叫Julia,就像大家需要呵护的小妹妹,我们要帮助她练好本领,在接下来投入运营执飞航班时一展身手。”

外场试验环境艰苦恶劣,试飞团队打赢了一场场胜仗,也成长为一支响当当的“铁军”。

“外场试验试飞团队非常年轻,大多是‘80后’‘90后’,为了保障试飞取证工作,几个月不回家是常有的事,有试验不过关夜不能寐的时候,有完成试飞科目豪情万丈的时候。外场试验是寂寞的也是火热的,我们的队伍年轻有活力、有干劲、有担当。”C919项目外场试验队临时党委阎良党总支书记刘彩志说,“外场试验队创建了‘战地安全领航党支部’,鼓舞士气,凝聚力量,形成强有力的‘战斗堡垒’。”

“风清马怒衣鲜,箭在弦。冲上云霄豪情舞少年……山河岁月经年,境无边。鹏翼挥毫天际斩新篇。”赵鹏曾这样记录自己的试飞历程。

挥毫于天际的是忠诚于祖国、忠诚于蓝天的英勇试飞员,也是承载着国人梦想的大飞机C919。C919正是鲜衣怒马的少年,在摸爬滚打、爬坡过坎的历程中,日渐成熟稳健。

完成一项试验,就是攻下一块阵地;研制一个型号,就是迈上一个台阶。伴随着C919完成适航取证,国产商用飞机的试验验证能力迈上新台阶,设计和试验人员经验愈加丰富、团结作战更加默契,从研制到试飞,C919走过的每一段历程,都是在为国产商用飞机研制、试验、运营的系统化、功能性提升打下基础。